密碼:
網上投稿 設爲首頁
您的位置> 首頁->文化頻道->生活

幻夢

來源: 中國電力新聞網作者: 李峰 日期:19.08.08 [發表評論]
字體大小:  【打印】
中國電力新聞網數據庫 用戶名:
密碼:

  人總是這樣,生活也是如此,在一個地方生活久了,總是覺得那裏就是故事的場景。有這一場夢,發生在那裏,帶給我幸福的回味,也充滿著夢幻的影子……

  我從小就生活在姥姥家的小院裏,大門前的一排房,讓整個視野只剩下天空中那一道藍。每天穿梭在門與院、院與門之間的細廊中,盡顯著速度與激情。這種兒時的快樂,依舊可以理解。

  回來了,我依然開車直沖進那狹長的門洞,一個急刹車:“舅媽,吃什麽啊?”“包子,怎麽樣啊你最喜歡的,呵呵!”她笑著指著熱氣騰騰的蒸鍋。舅媽是個勤勞的女人,對我又是那麽疼愛聽妹妹說,她因爲沒有兒子所以特別喜歡我,我也是這麽覺得。

  剛一下車,姥姥出來了,抱著一個白色的大盆,想要裝包子吧。

  “斌斌回來了姥姥用感覺不是很濃郁的山西味問我。

  !姥爺呢?”習慣性了一一步跨進了家門。

  “姥爺,開飯啦!

  “回來了,斌斌”,姥爺應該是和姥姥不同的口音吧,但是我實在分辨不出。總之,是那麽的熟悉,那麽的舒服。

  好大的包子呀,可惜四姨不在啊,不然再比試一場吧。”我想起來四姨吃包子很不服氣的,因爲在一次吃包子比賽中,以8:13輸給我,不過我覺得女同志有那樣的成績已經很不錯了。

  “舅舅不回來吃飯嗎?”

  “他沒說你先吃吧

  我拿出手機給舅舅打電話,他讓我們先吃,他正在路上。

  肉餡的包子,紅色的炕桌,新換的油布,還有一起吃包子的人。透過窗戶,外面的天空是那麽的藍,多少年了,這幅溫馨的畫沒有改變過。

  “怎麽起風了”舅媽忽然道。

  “是啊,剛還好好的”我站起來把炕頭前的窗戶關上,並沒有理會更多。不時的呼呼聲讓我覺得風越來越大,不知不覺屋裏暗了許多,窗戶像是凍壞了的孩子在不停哆嗦著,總是有沙粒打在玻璃上的聲音讓人聽著不舒服。

  啪!“什麽聲音啊”我起身站到門口看到對面房屋下摔破的花盆,屋頂上另外一個花盆也在思索著似乎也要隨風而逝。

  “哎呀呀,那是我栽蔥的盆。”姥姥說著要出去。

  攔下她,我沖了出去。風大到站不住腳,睜不開眼,只覺得屋頂曬的大蔥已經零零散散躺在院子。我擡頭眯視著花盆想要接住它,但似乎又很難,烏雲的顔色已經黑過于它了耳邊呼嘯的狂風裏似乎夾雜著姥爺的聲音“斌斌,當心著點……”

  那烏雲就像燒黑了的棉花嚴嚴實實蓋在屋頂上,天色已經到不能再黑的地步了。我還是伸著雙手,盯著花盆,在風中擺來晃去。似乎覺得風開始緩和了,光線漸漸恢複了。在接住落下花盆的瞬間,天空似乎和我有一樣的心情,輕松了很多,突然之間放晴了。我奇怪仰望著天空,狂風已經止,藍色的畫布上,被風拉的細長的白線絲,一縷縷橫在空中。

  “什麽天氣啊,真的是像孩子的臉啊,說變就變。”我把花盆放到牆角,一個黑影從地上飄過。“鳥兒又可以歡唱了……” ,正當我准備轉身進屋,碩大的黑影覆蓋了整個家門,我下意識回頭仰望,心慌的如此厲害。

  “那是什麽,石頭怎麽會?”我大叫起來“石頭,是石頭,石頭飛到天上啦

  只見到大大小小的大概是帶點黃色的還算比較圓滑的石頭,從空中自西向東緩緩滾動漂浮著,似乎是被先前那縷縷白線牽引著一般遠的是那麽遠,近的有伸手可及的感覺,石頭上一條條的紋路看的如此清晰。我感到新奇激動又緊張“難道是剛才的飓風卷起來的嗎很快這一幕又匆匆消失了,天還是那麽的藍,風還是那麽的平靜。

  “繼續吃我的包子吧!

  “嘣!”我的思緒被不遠處一聲雜亂的巨響打斷了炕上的姥姥、姥爺、舅媽似乎也感覺到了震動“發生什麽事啦?”

  “我也不知道,不是地震吧?”

  好像不是,快看天上的黑點是什麽?怎麽還越來越大?”

  在我沒有想明白的瞬間,黑點變成了巨石,碩大無比,在空中劃破一道黑色的口子後,狠狠向著西邊的一座樓房砸去。“嘣!”的一聲巨響,伴隨著地動山搖灰塵四起,頓時什麽都無法看清,稍緩些時,塵土略有散去,圓圓巨石實實在在取代了樓房的位置。那一刻時間凝滯,我的大腦一片空白,只能聽到自己加速的心跳聲以及遠處周圍大大小小、男男女女撕心裂肺的尖叫和哭喊聲。正當我愣神兒的一刹那,又是一顆石頭,像炸彈一般把鄰居的屋頂砸開一米大的不規則的圓洞鑽了進去,青色的瓦片頓時四處飛揚,其中一片很用力砸在了我的左肩上“啊!”劇痛讓我清醒,意識到這石頭不是一個兩個而是一顆顆大大小小的石頭組成的“團體”,以同樣的方向不同的形式惡狠狠砸到眼前世界的房屋、汽車、樹木、高壓線然後砸到地上,讓人們腳底不斷震動著,身體搖晃著。

  待在屋裏太危險,我立刻沖進屋裏,顧不得姥爺沒穿鞋,就一把將他們三人推到院裏,在我右腿跨出門的瞬間,不知道多大的石頭穿過房頂,砸到了炕桌上,包子四處飛揚。

  我左手拉著姥姥,右手挽著姥爺,並說道:“舅媽,抓緊我。”他們沒有反應過來怎麽回事,神情恍惚看著周圍“發生什麽了?怎麽會這樣啊?”我顧不得解釋,更顧不得查看周圍的環境,石頭降落的速度實在超出了想象,即使是瞬間的恍惚成了重大的失誤。他們隨我站在院子裏,我凝望著晴朗空蕩的天空,眼珠以最快的速度來回轉動,觀察每個黑點的運動,盯著它們變大逼近砸在周圍一顆顆的砸到我的身邊。恐懼圍繞著我,動物的慘叫聲人們的尖叫聲房屋砸塌聲絡繹不絕,塵土彌漫,瓦礫、樹幹石塊漫天亂飛,不知道什麽時候就擊到你的身上,痛不能忍。此時心裏不奢求沒有石頭向我們砸來,唯一祈禱的是不要太過巨大了。小院裏巴掌大的一片天,卻能看到無數巨石的墜落。我們不能亂跑,只能目不轉睛盯著每一顆石頭接近的軌迹,也只能在它們到達眼前、落地的瞬間,以0.01秒的反應速度避閃,稍有遲疑就會被砸中。

  “來了一個來了一個”,有一個石頭速度太快了,沒等我們反應,一個黑影就迅速砸到了院裏的煤堆裏,退後兩步,摟住牢牢他們遮擋蹲下,煤粉四起,只見鍋口般大的石頭已經砸進地面一尺多深。我的心跳已經達到了從未有過的頻率,精神也瀕臨崩潰的邊緣,能聽到的只有四個急促的呼吸聲,周邊的任何聲音就連巨石砸樓房,砸汽車的巨響也似乎是那麽微不足道。我的思緒容不得半秒的恍惚,眼睛更不得休息,透過一層黑色的薄紗,盯著仍舊藍色的天空,頓時黑點看不清了,正房被砸出一個個窟窿,滿已是狼籍不堪突然碩大黑出現眼前,我下意識地推著姥姥拉著姥爺拽著舅媽沖進細廊,震耳欲聾的巨響就在耳邊,雙腿被地面反彈起來,牆上挂著的籠屜笸籮都已跳離,砸到身上的都已不知道是什麽,更不知道到底是哪裏疼痛。

  穿過狹長的門洞,似乎用了很長時間沖出大門,回頭的瞬間已經看不到家門,看不到窗戶,整個視野已經被少半個露在外面巨石遮擋的嚴嚴實實。我凝視著天空准備著再一次與巨石擦肩與死神鬥爭落石依舊繼續砸地面上的每一寸土地,它們的撞擊似乎讓整個地球都不停的抖動著,承受著……不知過了多久,上天的憤怒似乎趨于緩和,巨響聲少了,哭喊聲漸漸凸顯。此時才注意到門外的景象,已經無法用言語形容了,似乎是一個地獄。巨石形成一個個大大小小的“敖包”,房屋只剩下磚瓦碎片,一個個活人被掩埋,半個巨石邊上到處可見一條胳膊一只腳,或是除了頭部完整的身體不遠處一個被壓住雙腿的男人奮力的哭喊著推著紋絲不動的石頭樹木也橫七豎八在石頭下面,塵土雖未落盡,但仍可以清晰看到巨石下半個汽車破碎的玻璃上四濺的粉紅。

  一直徘徊在崩潰邊緣的我松了一口氣:終于跨了過去,幸好我們都還在!我拿出手機,想記錄下這一切,卻沒有信號。忽然天空又暗了下來,一個圓形的飛盤在空中飄浮閃動,圓盤中央閃著亮光。手機正對著它追蹤拍攝,突然一個更大的家夥覆蓋了整個天空,掠過那小圓盤,超出了手機屏幕,中心巨大的圓形玉盤發射出的強光瞬間直射到我的眼睛,頓時眼前閃亮後變黑,大腦空白一片……

(作者單位:土默特公司)

責任編輯:王詩蕊  投稿郵箱:網上投稿

附件:

  【稿件聲明】凡來源出自中國電力新聞網的稿件,版權均歸中國電力新聞網所有。如需轉載請注明出處,想了解更多精彩內容,請登錄網站:http://www.alwiswis.com

相關新聞:

今日焦點

數據中心

新聞類 中國電力報 中國電業庫
  中電新聞庫 網省電力報
  電力文摘庫 世界電力庫
  産業經濟庫 新聞工作動態
法規類 國家法規庫 電力政策法規
  電力案例(實務)庫
經濟類 統計信息庫 項目信息庫
綜合類 電力資料庫 綜合資料庫
  電力人物庫 電力文獻庫
檢索: 密碼:

基層一句話新聞

Copyright© 2001-2013 中國電力新聞網 版權所有

本網站所刊登的《中國電力報》、《中國電業》上的新聞,版權歸中國電力報社所有。未經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批准中國電力新聞網登載新聞業務的函:國新辦發函[2000]232號

《中華人民共和國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 編號:京ICP證090268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567

中華人民共和國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編號:10120170021